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慕临箫的一页薄纸

这里弥漫的淡淡色彩,裹着的只有漫无目的的忧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原创>一个人,两个人  

2005-12-28 20:10:40|  分类: 莫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人,两个人

文/秀秀

(一)


十月一日.

上午9:10,从贺州直达东莞的快班.我在车上,因为我要去看两个我想要见到的人,亦是我至为想念的人.于是就如此的随意的任由自己,因为你们在那里.
一路的沉默,身边并没有朋友,自己一个人.因为路途的颠簸,很是晕沉恶心.思想又开始混乱,问自己为什么要去,只是为了相见吗?还是为了去求证什么?求证与寻找爱情与友情的答案,为了自己以后能淡然忘却?为了于流的处境自己不再耿耿与怀?我不知道,不要问,我的头隐隐的痛.车窗外的风景晃掠而过,知道自己只是路过,没有人亦没有物是能为自己停靠的,所以眼前很是模糊.胃里涌上浑浊,眼泪一同就涌了出来.我并没有哭.不觉得难受,知道时间还是向前晃摇,只要到了该到的时间,一切都会能让自己足以承受.
历经了七个半小时,汽车到达东莞汽车总站.与流说好了,她来接我.车站里人流杂乱,行人匆匆.或是归来或是离去的人都面无表情,只是在行走.这是座人情冷漠的城市,而我来这里寻找我的温情.我在车站里亦是行走,寻找流,边走边张望,想象着见到流的时候两个人会是怎样的惊喜,怎样的相视着沉默,怎样的拥抱在一起.然而,这种种的想象亦是没有让我微笑.我亦是面无表情,看着车站里的喧嚣,浑浊的空气充塞着没有一点是干净的空间,这个城市让我难过得想哭泣.
来回找了两次,还是没有找到流.我知道她是会来接我的,只我不知道这其中有着怎样的误差.打了她的手机,知道她没带手机出门,她姐告知她在南城车站接我.这预示着我们今天终是错过,并两个人在等待,不停的寻找彼此.这是种寞落且无奈心情.在等,在找,只是地方不对,就必然错过.如同我们不明就里的青春.
流,我知道你寻不到我,会很是担心.

给平打电话,为了自己不至于流落街头.他对于我的到来,亦是平常.他说他来接我,让我等他,不要乱跑.这个稳重而能轻易把握感情的男子.我知道他会接待我,友好而关心.
他让朋友来接.我认得的人.在上车的时候,我告诉那个友好的男人,可否先送我的南城车站,因为流在那里,她会一直等我,直到她知道寻不到我.我不想让她那么一直等下去,为我担心.他说路程太远,时间亦是有许些晚了,他要带我去吃饭,亦是带我去与平会合.

人家接待我,我不能强求太多.
流,对不起.
在餐桌上等着服务员上菜.平还没过来.上菜的时候,我刚想与他的朋友说且是等他吧,不想抬头就看到了他走了过来.他与我是近了,我能看清他的脸,他的体魄,这个我想要见到的人.没有欣喜的冲动,一年没见了,亦没有陌生的淡漠.只是觉得平常,就如他对我的到来.于是不禁有点点难过.
胃里早已没有任何食物.只有早上吃过了早餐并在车上已经全吐了出来,中途没有吃东西,只是喝水与漱口.在餐桌,只是喝了汤,吃不下什么东西,即使是饿了,也毫无食欲.于是托着腮,看他们吃,吃得舒畅自得.健康的人.

平要把我安顿在酒店里,他送我去的同时随路带我去看东莞的夜景.坐在车上,走马观花般的穿过广场,看着昏昧不清的路灯排列而过,在整然的街道边也不过是淡漠的.繁华的地方,灯红酒绿,醉生梦死的生活亦是在这里进行.
他托起我的下巴,说我瘦得厉害,比以前还要瘦.我别过脸去.有些想法,我还是无法与他交流.就如他不知道,我一直想要问他,他为什么要喜欢我.他似乎是想不起来,他答应过我要回答我的.我来,是想知道他的答案.他是不知.我不会在我已经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再问他,他亦是不会在我没问的时候回答.所以,答案的本身都是流离.莫名的情愫,没有爱情.我应该承认.
可笑.沉默.

酒店本来就是暧昧的地方.他拥抱着我,亦亲吻着.我挣扎,没有挣脱.是我的拒绝没有彻底吗?还是因为我喜欢你?爱情?
你不喜欢我了,你就不要这样对我.
我没有说过不喜欢你.
我没有达到你的期许,所以你不会喜欢我了.
小傻瓜,我只是为了你好.
有许些的空白,如同接吻的时候的一个间隔的窒息.他把握有度 ,对我并没有过分,不过是拥抱亲吻,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.他有着自己的意识,不柔弱却温和.他是知道,这是我能承受的底限.我终是只能被动.
夜里,我一个人睡在这张陌生的大床上,频频醒了过来.并不害怕.亦是奇怪自己因为路途的颠簸,已很是倦乏了,却睡不安稳.把所以的灯都关了,房间里没一丝的光亮,漆黑.自己便睁着眼睛看黑色.告诉自己这与闭眼无异,所以,还是睡了吧.

(流)
我在车站里等你,寻你,从两点等到了六点,把你的音容笑貌,举止行动想了个遍,把这个占地多且是拥攘车站的每个角落都熟悉了,还是不见你的影子.我至为担心.猜想你在路上是不是出了不好的事.打电话回你学校去,知道你是来了的.但,现在,你在哪?
夜色渐是昏黑了.我猜测着你是在总站,于是我又坐了很久的车去寻你.到了总站,一片的夜幕,我什么都看不清,眼前的景物黑,模糊.我打电话回家,姐告诉我你已被朋友接走了,让我回去.我一个人,上了公车,回去.即使身边有人拥挤,我亦觉得空荡.瞬间觉得无助,眼泪就涌到了眼眶.
即使天空里只剩下空气,没有了你的守护天使,你也不要哭泣.想起了这句很久以前看到的话,于是就把眼泪止住了.
回到了家,我胡乱吃了点食物,亦是没有言语的跑了出去.去上网,希望能遇到朋友.脚生痛,今天走了太多的路.我很晚才回家.其实也不想着回去,只是必须回去.我把今天的事告诉了飞.一个对我至好的男子.
接不到你,是不是就意味着我把你弄丢了?他们会责怪于我,我也会责怪自己.只能希望你没事,一切都好.但是,你是晕车的,所以,你的体质更是弱.
半夜归来,亦有半夜是无法安睡.你让我担心.是我不好.

(二)
十月二日.

早上平来陪我去吃早餐.吃过早餐,我让他送我去找流.
流的电话能打通了,我说我要过去找她,问她具体的方位,因为她过来的路不方便.平很是怀疑流,因为流接不到我,我昨晚打了很多次流的电话都没有人接.我知道他是以他的地域性思维来分析这件事,他并不是可以去怀疑.这个理性的男人.在东莞这座城市,我也无法向他清楚的表达我和流之间的感情.当他第二次重复他对流的怀疑的时候,我开始生气.
"她是我很好的朋友,你认为她能骗我什么!我又有什么值得可骗的!"
"你不知道这里的治安有多乱,人有多复杂!你来看她,她没接到你,晚上你打了很多次电话没人接,你觉得很正常吗?"
"我就知道她是我的好朋友,其他的我没必要理会那么多!"
"你这个样子,要是出了事,我可不管你了."
"我本来就不要你管!"
他有着他的事,超过了流说好了来找我的时间,他不能再陪我等流的到来,只是把我留在流说好的地方,让我自己在那里等.我也是倔强,不会要求他陪我等,说我自己可以等,说流一定会来找我,说我即使出了事也不会对他哭诉.
他说是得让我吃点苦头的时候了.可是当他要驾车走的时候,还是叮嘱了我许多,要我等不到流的话,就给他电话,让他来接.

流来接我.我看到她向我走来.我得意的笑.感情和地域是无关的.我和她都是知道的.
我们并没有拥抱,只是笑着看彼此.她说我瘦了,比以前瘦了好多.我也只是笑,不知道该说什么.与她回去,赖着她帮我洗衣服,我倒是跑去睡了.
吃过了午饭,我们一起躺在床上聊天.伤感的事不想多聊,因为我知道流的不快乐,我想带她出逃.流与我说,她想去桂林见他,飞,那个从网络上认识,一直聊得投缘,彼此交换着感情的,依靠画画为生的年轻男子.这是她早就有着的期望.去相见,只要彼此都信任,深信着,这就足够.于是和流商量好了,明天晚上我们就离开东莞,去桂林.

下午,两个人各自背着背包行走在东莞的街头,轻松的谈论着去蹲火车站的计划,因为据说蹲一夜的火车站,基本能了解流动的生命动态.走在悬尘且整然的路旁,我们不思量着该走去哪里,只是随意的走.在公车停靠的路口,流用相机拍下我伫足路边的样子,公车在我的身后横过.在夕阳落没的寂凉,隐了的余晖亦不能使那坚硬的高大建筑有一丝的温情.咔嚓,咔嚓,简单的相机记录着拍下.这是流喜欢做的事.

一直无目的的走.直至天色将暗.不知道回去的路,亦不知道要回哪里.但,我们能算流浪吗,你在我身边,流.

 

打电话叫平来接.这个正有着应酬的男人很是生气.因为我在人生地不熟,治安很乱的地方任性的行走,不知方向,只是给了个所谓有着标记性的建筑大楼前的方位等他去接.他以为我在流那里好好待着,不想我倒是把流带了出来,陪我如此任性.然后知道我还要带着流离开,而且是偷溜,他更是无奈也急.便骂了我.

即便是生气,他还是得来接我.在车上,他用很大的分贝,来表达他不知如何教训我,拿我没办法的不满与不耐烦的情绪.吓唬着我,要送我现在去搭车,回学校去,要不就送我们回流的姐姐家.我和流只是不敢声张的卖乖,低着头,被骂着也觉得自己过分了,却两个人偷偷的笑.我知道他的认真与对我的关心,只是我有着我的肆意.我正了正颜色,说,我们要明天才走,我们现在不会回去的,你给我们找个地方住下,我明天就给你走.

他只能是把我们安排着住酒店.让我们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乱跑了.这两个缺根筋的疯丫头!他亦是匆忙,安顿好了我们,叮嘱过了我,就离开.他还得去应酬.

和流很是得意.去吃过了晚餐便要去逛超市.把答应平,说会在房里好好待着的话玩弄成了敷衍.逛超市只是为了买一瓶葡萄酒,庆祝我和流出逃的成功.只有和流在一起,我们两个人才能如此的张扬,猖獗.

酒不怎么纯,很浓的酒精味,亦涩.可我还是坚持喝了两杯,才罢休,沉沉睡去.

 

(流)

终是接到了你.见到你的时候才安了心.你比以前瘦了,让人心疼.可是知道你以后还是得自己一个人照顾自己,于是我便不说什么.看着你背着宽大的背包,知道你是如愿的尝试你一直希望着的行走,即便不是真正的流落,你也会暂时满足了.你不曾远离家门,一直是在家人的庇护下娇纵.

我说,我们一起去桂林吧,你来了,我可以逃几天的了.你很是欣喜,赞同着计划什么时候走.午后睡醒,我们收拾起你晾晒在阳光下的衣服,和我简单的衣物,还有相机,不用和谁告别,便出门去了.很是自然.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和不可.

见到了你说你喜欢的那个男人,平.没看清他的脸,他在一边开车一边训你,似乎在凶你,因为声音清响.你还是保持着你的乖戾,狡黠的笑着.这个男人,给予你的是父兄一样的关心.直觉你们间存在的不是默契的细微爱情,便有许些为你失落.因为我知道你的期许,而现实里的他并不见得是你陶然自乐勾勒出来的寄托.

那么,在桂林那边,等待我的,又会是如何的人,与情感?

晚上,去超市买葡萄酒回酒店去喝,以示庆祝出逃成功的第一步.这是你提议的.你还是不知道,流落的日子是不能如此挥霍,即便是纵情.你在逛超市的一会儿时间后,便有些累了.知道你还是不能奔波,你的体质还是弱的.即使是或缺,这个城市还是对你包容了,你不会孤落.他在.我在.所以你来.我知道.

要是我们不在呢?

 

 

(三)

十月三日.

上午的时候已经到了车站,平送我们去的.在去车站的一路,我坐在平的旁边,寥寥的言语.

你昨天晚上生气了,现在还生气啊?

没有,我昨晚没生气,现在也没有.

哦.可是你不说话.

他目不斜视专注地开车,不说话.

知道我这样走了,他倒是轻松了,所以我亦没有着感伤,也知道他是不会留我.我在这里,只是让他觉得不可理喻并制造麻烦.我是知道的.我只是想笑,他还是得对我包容.

坐在他的身边,是种预谋.我想在我离开这座漠然的城市的时候,要真正的去亲吻一个给予我照顾的男人.不是因为感谢他而这样做.也不是因为留恋.只是单纯的觉得,应该有这个举动,证实我真的是吻过他的.向自己证实.

到了车站,他自是将要离去的.他还是有着他的事.流去买票,涌进了人群里.我跟了他出去.他上了车,我站在车外看着他,表情安静.他琐絮地交代我需小心,看好自己的东西,要知道上车的时间,不要乱跑了.他说他清楚着这个地方,他毕竟在这里工作了多年,环境很是混乱的.我亦是平静,拉开了车门,坐下.一时不知要怎样,便停了一下.我说,我知道,你放心.你过来一下.我微微抱着他的头,他低了低靠了过来,我亦靠了过去,微微在他脸上用唇碰了一下,便转回了头.坐正,说好了.

下了车.他还是叮嘱我要自己小心.亦说我过于任性.我装着无辜的看着他,也不说话.末了,穿过他的车前,挎着我的背包走进了车站,没有回头.我是知道,他是驱车直走了,亦是不会目送我.我的离去,对他,也是平常.

和流在候车厅等车,下午四点的车,我们有过多的时间等车.

车站里.人流往来.很多的人带着防卫的神情,淡漠而警惕.广播里女播音员的声音和着浊然的空气在车站里悬滞."请你看管好你的行李,小心贵重物品.为了你的安全,请不要和陌生人说话."

人与人的隔膜不过先是从意识上防备.这座过于防备着人情的城市.

流说,其实车站是一个合适交流的地方,因为过往着南来北去,将离或归的人.只可惜了人情在减退,因为物质的横流充塞.

我无言.坐在椅子上写日记.流便把我手中的笔和膝上的本子拍了下来 .

不时的看着检票口.看着穿过检票口的人们.看着离去的车.时间来了,我们也要离去.

问流,离开东莞是怎样的心情.流平静.说不觉得失落,亦没有留恋,也并不觉得欣喜和快意,好象很是平常,知道会回来,也知道是有着离去.我无言,把她的话写下.

流问我,是否留恋,因为平.我说,不会,不想着会去留恋他,也知道他并不需要,也知道我是不适合这里.所以,没有试着去留恋.来了,就是可以了.

 

在车上.和流并不同座.七个半小时的车,回去的路程.夜色蒙过车窗,越是暗淡续而浓黑.我晕睡了过去,流在一旁,拉过我的手,握着.车不时的震晃,我胃里便是翻涌,忍着,却蹙了一下眉头.流一次次感觉我的晃动,一次次把我的手更是握紧.我知道她在,她的温度传至我的掌心,我是安心的.又坦然睡了过去.可终是逃不了,还是吐了,还是把自己搞得落荒而惨白的凌乱.

流,你在.握着你的手.

 

(流)

和你离开.只有和你在,我们才如此的把彼此的肆意和纵情猖獗到淋漓直至.和谁在一起,我都会有着理性,有着衡量,只是和你在一起了,便是了原始的随性.

要离开了,拍下了我们要穿过的检票口.你说你不会留恋.但我知道你会回想.

你还是一样的弱,你晕车.伸出的手无力的悬在过道里,我知道你在寻我,我便拉住了你的手.知道我在,你就不会那么难受.你一样的倔强,知道难受,也不想着要退却.你向我直然你的感受,也是任性.所以,我心疼着你.

到了站,下了车,你朋友来接.晚上11:30.你说回到了自己的地方,舒畅了很多.于是你我又调侃着,虚弱地笑,很是欣然.

在桌上,那个给你,给我盛粥的男生,有着他的真诚,也有着他的耐心.这会是一个有着周密计划,有着足够理性的男生,直到他胜利在握,他才会全然表达他的思想,他的意愿.我微笑.只是他和平还是不同.

回到了你的宿舍,换你对我是照顾的姿态.洗过了澡,换上你干净的棉布睡裙,冷,把自己卷在被窝里.你在洗衣服,洗我和你的脏衣服,执意不知疲倦.虽然我已是乏倦,却不能入眠.把电话拉至床边,给飞打电话.凌晨一点多,并不觉得会对他是打扰.电话里,和他琐碎着微小的事情和心情.告诉他,明天会去桂林看他.

 

 

(四)

十月四日.

早上的时候虽是倦的,可还是起了床去吃早餐.吃过了早餐,我带着流去逛街.买需要的衣物,喜欢的水果.去了书店买书,是想和流去我喜欢的地方.

在逛街的时候并无雀跃的快然,只是慵懒散漫,走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,有点点的晕眩.说话的声音也是无力的.只是不想对流说,我累了,想要休息.流亦是累的,她告诉我想要回学校休息了,好到时候有精力去桂林.我很是合意,便和她回了学校.在宿舍,很是容易,躺下床一会便睡了过去.

醒了过来,已是三点.知道时间的匆忙和我们状态的混乱,不愿也得挣扎着起床.我们需要时间准备出发.

流,我们要坐几点的车去桂林?

不是我们,是我.你留在学校.

什么话,我能让你自己去?你要去,我就必须去!

我不是小孩,我可以一个人去的,我没有什么让人好担心.

不行,不是担心的问题,是我把你从东莞带来了这里,我就得和你同去桂林,直到你回东莞.

我说你不要去了你就别去了.你留在学校好好休息!

我去我的,干你什么事!

两个人都是不退让的,我知道她怕我的身体支撑不了,她想让我留在学校里休息.她也是知道,我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去的.所以谁都想说服彼此,却是提高了分贝,要争吵一般.

"好,我不去了,你也不用去了!我们一起留在学校!"

"你不去是你的事,我是要去的!"

"你要去就自己去吧!"

"我就是要你和我一起去!"

"你讲些道理好不好,你去是你的事,我为什么要和你去!"

"因为我知道你不去,你会不甘心.若我让你一个人去,我也不会放心!"

"好吧好吧,我们各退一步,来的时候我听你的,和你来了这里,现在你要听我的,我去桂林,你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几天."

"我为什么要听你的,这是我的地盘,是你得听我的!"

"什么你的地盘!你倒说,谁会在谁的地盘里逛街迷了路?"

"我喜欢,你管得着吗?"

"谁也不管你.你看看你现在,成了什么样子,脸色苍白,身体也这样的瘦弱,在东莞又吃不下东西!"

 

吵着吵着,我去洗了两个梨,和流一人一个,说是吃完了再吵,看着谁能把谁说服了.

吃过了梨,还是吵的,吵着吵着,又是气又是笑地看着对方.我有点晕.收拾完了出发要带的东西,便在床上躺了下来,嘴硬着说是让流好好考虑,自己要清净一下.其实,我也不知道,我能不能撑得去到桂林.

流还是拗不过去,看着我背了包出去,她本是不动,也终是无奈的跟着我走出了校门.一路走去车站,她亦不给我好脸色看,我也是不示弱的,但还是听了她的话,吃下了晕车药.

5:10,贺州到桂林的直达快班.整辆车里,里有我和流两个乘客.两个开车的师傅,一个漂亮亲切的服务员.环境很是轻松.

因为得意,我坐在一边唱着水木的歌.一首接一首的唱.恍然唱得有些悲怆,是因为那首<太阳泪>.

"这不是我的土地,我为何来这里.太阳就快要坠落,我将要去哪里.伤口伤口在流着血,我已拿不动我的枪."

 

窗外是落日的风景.安静的田野和山峦.用了流的相机把它们拍了下来.

 

 

(流)

拗不过你.虽是生气,还是同你去桂林.

刚见你的时候,你的瘦还是清冷单薄的,可是从东莞回来,你便是苍白的弱,让人心疼.你却是不自知.

在去车站的路上,对你的态度还是生气的.你倒是不怕.上了车,我也不能多照顾你了,于是和你分开来坐.你唱歌,唱着有时候停下来找出笔记本写东西.叫我给你相机,拍你喜欢的风景.

你还是这个样子.我不知道要说你什么才好.原来,有些事并不是随性的.

和开车的师傅聊天,他说现在很多东西是假的,只有妈妈才是真的.一时不能意会.师傅平和地笑,说,只有妈妈才是真的,爸爸都有可能是假的.你和我都恍然大悟,相视着笑.

幽默背后是冷裂的黑暗.无知,未知.

从来都是相信彼此的真实,所以我去见飞.未想过也许会有虚伪的假.

 

不久你便睡了过去.睡了四个多小时,似乎没有晕车,准确说是没吐.我宽心了许多.

晚上11点到达桂林汽车总站.将要下车,好心的开车师傅叮嘱我们要小心,不要理会陌生人,等着朋友来接.在他们眼里,我们还太小.有许些感谢他们,愉快的和他们说再见.

下了车,走了两步,迎面走来的男子笑着看我.他是飞.我们很是自然的见了面,打招呼,一起走,他和他朋友一起来接我们.

桂林的夜是冷的.有着凉嗖的风.我的到来,只要能给飞心里的暖,便是足够.

我们四人一起逛着桂林的夜景,这个旅游的城市,并不因为开始转冷而冷然寂寥.街上还是有多的旅游纪念物品卖,只是看客渐散.我们随意地聊天,并不觉得有什么生分和不自在.穿过马路,飞拉着我的手.我让他牵着,因为他在网络上和我说过,他喜欢我.我是相信的.

我也是喜欢他.因为他给我的感觉象极了我以前喜欢的人.他们有着相似的气质,相识的脾性,给我相似的安慰.所以我来见他.那个人,也并不是我不能释怀,只是记忆一直清晰.

现在这个人是飞.不是他.

我是知道,他们本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.

 

 

(五)

十月五日。

早上醒了过来。流睡在我身边。又是闭上了眼睛,翻身,脸对着流。“流,起床了。”“唔,起不了了,你起……”“累了。我也起不了”……

迷迷糊糊的搭话,全然不理会这是个陌生的环境。没有不适,因为劳累,也因为来了,就要信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不要多过的去防备他人,这是对自己良心的一种怀疑。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人,生命即便是安全不缺的,也不过是荒芜的,生硬的。

阳朔之行。

坐公交车,下站,换车。桂林是座温情的城市。公车上不时有着让人心情安然的清晰播音。“乘客们,转弯了,请你注意,坐好,站稳。”“乘客们,下个站口到了,要下车的乘客请你做好下车的准备,不下车的乘客,请你往后站一站,让一让。”……公车亦是一个城市的缩影。路旁是葱绿的树,一路过去,阴凉,驱散了南国十月难息的躁热。这座平和的城市.

一个半小时的车,从市中心到达阳朔,途中有人上车,下车。路上并不喧嚣。

 

阳朔过于热闹,群人里,多是以行走,观览的姿态来敷衍这个已经人流不断的旅游胜处。商品化的气息亦是浓厚的,有着民俗风格的衣裙,饰物一街的摆卖,在讨价还价里让游人作为意义单薄的留念。我不喜欢这样。亦是不怎么买东西,却要聊以安慰,买了套裙子,打算送予朋友。

一街的热闹。近于拥挤。背着过头的宽大厚重的背包行走的外国人,是这里的特色。亦有着闲情逸致,街道边干净的酒吧,旅人享受的喝酒,休憩。过往的行人与他们无关。于是,这里的热闹,倒不显得矫情,亦不会是市井气的冲撞。然而,还是让我感觉没有随性的自然。

没有游览什么景点,单是逛街,也磨去了半天的光阴。这里有很多渲染着介绍的景点.不觉得有什么遗憾。本来来的时候,就是没有什么目的的。我。

流,和飞一起。停停走走看看,间或着牵手。牵手本是自然不过,一个先走了几步,回过头去,那人还是慢了自己几步,便了伸手把她一拉,就那么牵着走了几步。回想,平即使把我慢在了后面,也不会伸手去拉我,他亦是不回头,或许他知道我会跟上。明白了流说的话,我和他在一起,不会给旁人恋人间的感觉。他说,我是他的朋友。

爱情本来就是感觉的事情。从着微小里流出来。自然。所以真。

流和飞,有着爱情?

爱情不会在路途上。来桂林,本是我和流的一次路途。我不明白。也不打算思考。只要流快乐,我别无他求。

 

 

(流)

“太多的流浪,让我的感情无处停靠。”

已经是晚上12点,飞的房子里,他的朋友在收拾着东西,他凌晨1点的火车。当他有许些苍凉的说出这句话,我一话也说不上来,亦不敢看他的脸。心里有些沉,和窒息。能感觉到他的苦楚和寂落。我无言以对。不知如何才好,也知道自己不能给他劝慰。无挫的尴尬.好在,你在洗澡间里叫我,叫我给你拿沐浴露。我知道这个男子对你有着好感,表白了,而你拒绝。

在回飞的房子的路上,我怕那男子对你有着激动的举动,于是我便和你一起走.把他们落在了后面,我们坐在门前等他们.看着你抱膝随意坐在地上,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,怅然的样子.我幽然的说,身边有人,但是人却不对.你是明白的,你说是啊,他不在身边才知道想他,也不想去考究这是不是爱情,只知道这个人是自己喜欢的.即使他不喜欢自己了,还是愿意等着.等着时间淡释.期间不能再接受任何一个人了.因为真的难以再喜欢上谁了.

你笑.说从不知道在路上,过路人是暧昧的.我想他了.

你还是倔强.却不掩饰.将近12点的夜是一个交替,却依然是黑沉却也冷落的.你的姿势让我忧伤而沉默.

我呢.

身边有人,但是人却不对。

 

你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,什么都不知.你不知道你意识不清的纵情说了一句,我以后一定要嫁给你,很是响亮.我回头去看你,你已经是酣然睡了过去,全然不知我们在一惊一咤,好气又是好笑.

飞出去了,到朋友那住一晚,把房间留给了我们.交代我把门锁好.临走又是叮嘱了许多.

 

 

(六)

十月六日.

"流,我要不要起床",迷糊的半睁眼睛,单薄的阳光是窗帘过滤洒在地板上的,亦是庸懒.

"我好困,要起你自己起."流呢喃的声音,和透过窗帘洒近来来的阳光一样.我觉得暖暖的.

翻了个身,把整个胳膊横到流的腰上."流,我以后嫁给你好不好."

"好.我以后养你好不好."

"好."

两个人又是睡了过去.很是甜蜜.迷糊着呢喃,却是清晰的温情,打在记忆的缺口,真实而清澈,随时可触.

流,我爱你,爱你们,你是知道.你也爱我,爱我们,我也知道.

只是我今天就要走了,不知何时才能这样子躺在你身边,你我都是知道,这次一别,不比以前.你我都有着各自的人生要走.而且你我一南一北,又不会是稳定的人.

拖拉懒散着还是起了床.流还是赖在床上.我在外面洗头发,流在里面给我读文章.一切自是整理收拾好了,飞就回来了.便打算着出门去买书.

每到一个地方,可以不去游览当地的风景点,但是书市书店一类的地方必是要去一走的.这是我的喜好.

买了很多的书,很是喜欢.背着占了半个包沉沉的书,幸福得脚步倒是轻了.暂时不去想将要回学校里去了,是要和流分离的.

 

走在干净闲适的步行街,轻柔忧伤的音乐灌耳透至心扉.至为熟悉的音乐,浅唱低吟用心来唱歌的女子.阿桑的<寂寞在唱歌>.我拉着你的手,挪不开脚步,你意会着,两个人站在了街边沉默.

"谁说的,人非要快乐不可,好象快乐由得人选择."

"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呢,我会是谁的,谁是我的."

.........

 

三个人,走去车站,你们送我.我一个人,12点的车,桂林至贺州.流还是担心,在候车厅里叮嘱我许多,逼着我去吃晕车药."回去了,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.你的相片,我会给你配了文字,再给你寄去."

"回去了,不要太想我.自己做自己的事情.看你喜欢的书,做你喜欢的事.不要勉强自己自己去和不适宜的人交往."

"我也会好的,没有事的.她们也会是好的."

时间终是到了.即使候车厅里纷乱喧扰,它还是有条不絮,没有理会.

飞帮我拿包上了车.和流拥抱着玩闹.她挠我的腰肢,我清脆的笑着又躲又是反攻.我知道,你是不想让我哭.你是知道,我对我的眼泪从不掩饰,不会考虑着你们的情绪.

车启动了.我的眼睛有点模糊,因为隔着窗,我便没有用手去拭脸,而是一次一次挥着手,和你们道别.我是知道,你们看不到我眼睛里的模糊.

 

流.我回去了.我以后还是要去找你.

桂林,这座我只是停留了37个小时的城市,我对它并无十分的恋眷,只是我六天以来,第一次在这里模糊了眼睛.水雾的迷离.

 

我不知道,我停停走走了六天,会是怎样的隐喻.是留,还是流?留恋着谁,流落着什么?不要问我,我还是没答案,而且我想我已经不需要答案.因为我还是会等,等着是我愿.不能的,让时间的去缘.你们在,就可以了.

 

(流)

总觉得流亡的日子很是畅意,因为随心所欲,又觉得流亡是一种更深的牵绊,因为总有一天要回来.
不停的离开,不停的回来.隐忍的性情从不允许自己的疲惫,只是知道自己的双脚还可以走便走下去.
颠沛流离,是最不想用的一个词,却在现在一次又一次的被用了.不但人,不但心情,不但感情,都和我一起无处可逃,便一直地不再藏匿.在明媚的阳光里流离失所
.

 

身边有人,但是人却不对。

今天当他要求我和他亲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真的是在想那个人,很强烈的想着。不想为自己辩护过多,不爱他了,但是依然想他。

是你所说的坚守吗?因为从没有想过会因为他而说再不能去爱其他的人,然而现在做不到,真的没有再爱的能力。是过分的顽固吧。

和他拥抱,亲吻,有些火车上的感觉。我和他说不能逼我做不想做的事情,他说因为是喜欢所以不会和我说抱歉。

可我对他很抱歉,因为网络上的亦真亦假,所以走到一起,却不会有一辈子,所以我决定不去爱,即便和他拥抱,亲吻,不能爱爱不起的人。

没有以后,没有以前,只有现在满身的疲累,还有带着疲倦上路的明天。

所以我还会选择微笑。

也许爱情,只在我和你们之间存在。我相信是的。

 

 

离开桂林,再回到我该呆的地方,才发现不管自己跑到天涯海角,我总要回来。有永远离开的想法,却只好作罢。
也许我是对飞有感情的,因为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和他拥抱,亲他,在很多人的地方,在司机和检票人的注目下。他把我抱起来,说不要怕,说他会来找我。所幸,没有眼泪。在车窗外听不到他的声音,却知道他的手势在告诉我他爱我。我点头,也和他说要戒烟。

我的文字,一直比我本身要忧伤.我会想你.我们有着承诺的朋友,女子间的承诺更是可靠.

 

六天.一个人,你自己来的,我去接,也是一个人去的.我和你一起,两个人猖獗,逃离了东莞,到了桂林.我去桂林,为见飞.你到东莞,为着你见他,亦要去见我.

一个人,二个人.不同的个体,倒覆相似而不同的是事.这是你我愿的.便是坦然.然而年轻,也是固执的怅惶.

 

"就静静的看青春难分难舍,泪还是热的,泪痕冷了."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7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