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慕临箫的一页薄纸

这里弥漫的淡淡色彩,裹着的只有漫无目的的忧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》暖冬续 《箫的文字》  

2006-03-12 15:02:45|  分类: 三岔路口,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《三》

     飒的随笔:

 

   “并不期待爱情的来临,我想我只需要等待,等待我长成让你欣慰的女子。这样,你会走到我的面前,告诉我你一直喜欢我,就像我一直等待你一样。

   然而我已不是孩子,亦不能达到你对我 的期许,所以你是不会再来到我的面前。你连亲临面对我表示你的失望都是慵懒,你在电话的一端的敷衍只是如此寥寥几句。我在电话的另一端轻笑,直白地对你说我知道你对我的敷衍。那一刻,我发现我平和得如聊家常一般。你挂断了我的电话。我一直微笑,恬淡而幸福的表情。这个微笑的表情凝固在寒寂的黑夜里,传递给我勇敢的意念,告诉我不需要等了,已无谓了等待。只是我的身体在一寸一寸得冷,冷得真切让我颤抖。颤抖,我会自己拥抱自己。我本来就不需要你。

   夜,很黑,如墨,把我浸置其中,我浮不出黑寂

   你说,人要耐得住寂寞。

   于是我告别了纷繁,试着让自己安静。我本不是乖巧的女子,亦不会试着造作矫情地让你看到我的改变。你说我太不安分,让人担心。而我早已经学会了一个人安静地看书,行走。只是你看不见,我亦不说明。

 

   夜好黑,黑漆的一片覆盖我对你的记忆,我对你的记忆很是模糊,我记不起你的脸,那是怎样的轮廓。我只能感觉你的眼睛闲定地看着我,没有探究却可以把我洞穿一般。与你短促的见面,我带着戏谑而无辜的心情看着你,安静而乖戾。只是,今夜的黑寂让我无谓睁开眼睛与闭上眼睛。所以即便是夜,也看不到我的安静了。它只是把我吞噬。

 

   一个人的时候并不寂寞了。虽然感到孤单,却不难受。原来耐得住寂寞不是为了等待你,而是为了习惯你的再也不会到来。你一向怜惜着我,对我温和却从不迁就纵容。你说你只是为我好。直到最后我才知道为我好只是你最为体贴我的借口。

     你说,感情像酒,封存放置越久会越是香醇,启封的时候变会让陶醉,喝下去后弥香不逝,让人回味不已。所以我学着等待,不再向你传达我的感受,只是琐碎重复我微屑的心情。你不再耐烦,却礼貌地听着。我知道我一旦不说话,你我间遥远的空间距离便只能是用沉默去填满。我说着不着边际,无所谓的话题,你更是烦了。

   原来,等待是漫彻着沉寂的厌倦。这厌倦是那一洼的死水。酒,即便不纯,也会有它的烈性。它亦是头脑凌乱而裂痛的饮源,香醇是它引诱的资本。看来,它并不沉寂。它本来就不是等待的比喻。

 

   你说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你喜欢这句话。

   我是明白,与其纠缠不清让自己显得卑微可怜,还不如自己决然转身。本来就没人留恋于你,你又何必做一副依依不舍受伤哀怜的样子。转身去吧,给自己留了份故作的清高自傲,也给别人留了份清闲淡定。

 

   淡寂如夜。它只是单然的黑漆,寻不到任何伤口。

   浓寂如夜。它弥落深沉的黑漆,寻不到任何出口。”

      回到学校的时候,已经七点了。天全然暗了下来,是黑,透着冷。一天的旅行就那么结束了。

  和安阳说谢谢,便回了宿舍。和宿舍的姐妹说玩得很尽兴,说那里是不错的地方。略作休息,精神尚算可以,便给平打电话。

   喂,我是飒。

   哦。

   你现在在干吗?

   没什么,看电视。

   哦。我和你说,我今天出去旅游了,先是去状元村,那里的风景很漂亮,还去了古岩洞,听说是原古时代保留到了现在,去了风雨桥……

   我现在有事,就先这样吧。

   我知道你敷衍我。好,挂电话。

   电话传来了电话挂短的嘟嘟声。像是对飒的嘲笑。飒亦对着自己笑。飒,你真笨,你活该。累了还打什么电话,伪装轻松快乐很容易啊,学中文的居然把描述美丽的风景语言说得那么的干涩。呵呵。飒笑了笑。

    好了,我电话打完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。

   还是一如往常。飒一个人收拾书本,一个人去教室看书。自己一个人,生活简单充实,有什么不好呢?没有什么不好。

   原来一切都结束了。即使没有来得及的开始。

  

   夜里11点的时候,宿舍很是热闹,大家在聊天,说说笑笑的,很是融洽。飒边和着她们的笑,拿出高三时候的日记本。回忆开始泛滥。

   “第一见到平。那时我刚下车,还晕沉晕沉的。无精打采地走在路上,一辆车飞快从我身后驰过来。有人从我旁边把我往里拉了一把,说小心车。回过神,车已经从我身边开过。…………

    他一直叮嘱我要好好学习。与我聊天,他只会和我说我的学习,有的时候也和我说人生。他说等我考上了大学,带我去云南旅游。我说不,我要去四川看吊脚楼。他笑着和我好的,那就去看吊脚楼吧。…………

   他说他喜欢我,喜欢我的直率,我的古灵精怪,我的简单,纯真,善良。一时间,我有了那么多优点。我要好好努力。学习。考大学。这样一切都会好的。…………

   我和他说,等我考上了大学,我就答应做他女朋友,他说好啊。要好好努力学习。他会等我。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今天心情不好,给他打电话,和他闹脾气。他吼我,说你给我听着!我震住了。他温和的说,你别给我闹小孩子脾气。…………

   他说高考完了,他来看我。…………

   好好学习。…………”

 

  “距离。我知道那不是鸿沟,可我跨不过去,因为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于你。彼此支付无可言表的感情,谁都不清楚该收获什么。于我,我不知,因为我还是混噩不清;于你,你说我让你感觉温暖,与我认识是一种缘分。可是因为希翼,于是失落。我何以颜面。

   一切注定。不过如此。

   我不相信命运,我只相信缘分。缘分是命运里的我所拥有的怅徨。”

   朋友和飒说过一段话,话毕,朋友说,飒,你要好好记住这段话,如果你认为你思念的人一直都在。

   “在自己面前,应该一直留有一个地方,独自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然后去爱。不知道是什么,不知道是谁,不知道如何去爱,也不知道可以爱多久。

     只是等待一次爱情。也许永远没有人。可是,这种等待,就是爱情本身。”

 

   飒轻轻叹了口气。感伤会不会是黑色的,这样,即使整个世界充满感伤,我都会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 飒,你真是矫情。

 

《四》

      飒的随笔:

 

   “12月24,西方的节日,平安夜。开始过平安夜,守夜,是在高三开始的。朋友说,那是因为开始意会离别的心情使然。

   独在异乡的平安夜。为数不多的朋友。和同学约好了晚上一起去喝酒。有一年没有喝酒了吧。

   很是沉闷的心情,说不清为什么。真的是因为自己失恋了吗?那不过是句玩笑话。当我以认真的表情告诉安阳,我失恋了,他笑笑得敲我脑袋,说我胡说八道。我有点不甘心的追问,难道我不象失恋的人吗,说罢,装痛苦状。安阳还是笑,说,是是,就你这还失恋,一个初恋还没开始的人。这话把我说得心里很堵。

   晚上狠狠地喝酒,豪情万丈的样子。酒精度40多的白兰地,一大瓶葡萄酒,我不停的给自己倒酒。陪我喝酒的同学,是男生,真正的失恋者。我约他一起喝酒,倒不是因为觉得同病相怜,而是直觉他有着没落,一个尚未能走出失意的男生,没有足够的坚定和坚强。与他喝酒,希望他感伤不再。

   喝到了头很是晕沉,我知道我开始醉了。一饮而尽了最后一杯酒,和同学互相搀扶着,走到校外去吃夜宵。

   头好痛,脚步晃悠,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到回学校。尚好意识还清楚。

   这时安阳打电话来。我对着电话大声说话,叫安阳出学校来接我们。

 

     是不是酒精可以使人的感伤加深。我觉得心里难受,说不出的难受。眼前的一切都不清,摇摆,晃动。

   我不哭。真的不哭。于是我嘻嬉笑笑,没有了力气,好在嘴角的上扬已经凝固了吧。

   乱七八糟的,不写了。写不下去了。

   头还是有些晕。有些事实我真的不想承认。如同这个冬季不冷。我宁可它寒冷得一切萧寂。连同心情。”

 

   因为不放心飒,安阳给飒打了个电话。电话那边是飒透着醉意的叫嚷声。

   是安阳啊,我在学校外面喝粥,你出来接我啊,要不我们走不回去了!

   飒,你怎么搞的!

   我不知道啊,我头有点晕了。

   飒,要被你气死了!

   呵呵,安阳你别死,还是我死算了!

   安阳气恼的差点摔电话。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生出去喝酒,不知节制,醉得有些失态。真的不知道她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!

     走到校外,看到飒正挽着与他一同去喝酒的男生的手,凌乱着脚步,看到了安阳,便嬉笑着向他走来。安阳莫名地觉得气不打一处来。转身,欲走。飒快了两步,在安阳背后一把搂着他的脖子,娇憨柔媚的声音吹进安阳的耳朵,你不要走。安阳一时失神,刚刚想推开飒的念头瞬间消散。

   安阳便由飒这般把双手吊挂在他脖子上,拖着她回学校。手不敢动她分毫。飒亦是由他一拖一走。

   呵呵,我是不是很厉害,我喝了好多好多的酒。飒迷糊的声音。

   安阳又气又好笑的转头去看飒,却发现她沉沉睡了过去一般,没有了声响。怜惜的心情油然升起。安阳亦不说话,只是想着快点把她送回宿舍吧。

   到了宿舍楼下,安阳往飒的宿舍打电话,叫她的室友把她扶回去。看着她的室友扶着她走进女生楼,安阳轻叹了一声。或许,一开始就不应该太过放纵她,让她太是任性。但安阳亦是自知,自己不能束缚飒分毫,亦不能明白她的意志。可笑的是,自己却喜欢上了他。

  

   飒的室友打电话过来给安阳,说飒一回到宿舍,便开始吐,吐得很厉害。吐完了,酒有些醒了,现在躲在卫生间里不停的哭,不肯出来。好不容易,才把她弄到床上去睡了。迷迷糊糊的,和她们说对不起,她不想喝那么多的,她不是故意的。她知道她不好,叫她们别生她的气。

      安阳冲动的想去揍那个和飒一起去喝酒的男生!想着飒那时笑着和他说,安阳,我不会喝多的,呵呵,和失恋的人一起去喝酒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喝。算了,他是好歹是失恋了,飒不过就想让他没那么郁闷。人家又有什么错。

   彻夜难眠。想起这将近一个月和飒在一起的点滴。凌乱而清晰。

   安阳,我不合适谈恋爱。我不想伤害任何人。对不起。我还是会把你当朋友。那是在图书馆的时候,晚上,安阳在图书楼里一层一层的找飒。找到了五楼,便找到了。她在期刊室里看书,安静而乖巧,翻书,拿笔写东西,用笔敲一下头。安阳透过宽大的玻璃窗,一个人在外面看了她好久。在楼梯间里和她说明自己的心意。飒坐在楼梯台阶上,把脸埋在膝间。

   安阳,我知道你想照顾我。可是我不需要人照顾,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。谢谢你。飒满手红肿的冻疮,安阳给她拿了擦冻疮用的药。安阳知道,飒一直没擦药。

   安阳,你知道为什么我拒绝了你却不排斥你吗。我想与你还是可以是朋友的。你是很好的人。你与我喜欢的人有几分相似,干净,理性。对这个社会的黑暗看得清楚,却不绝望,知道如何从中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你却比他少了份硬气,他亦比你少份纯真吧。你和他一样温和。我不会接受一个与他有着相似的人。因为我会等他。即便他不会出现。

   安阳,你怕我生气。所以你容忍我。所以有一天你会觉得很累。然后对我厌烦。所以,你不要在意我,只要自己高兴,不需要理会我任何。

   飒认真的时候。是这般说话的。

     飒,我从不想勉强你什么。知道你有时候嚣张,有时候乖巧,可有的时候一样掩饰不了你的孤寂,还有你的意兴阑珊。你一直不想去面对现实,因为你不愿失望。因为如此,只是想能安然在你身边就可以了。不需要你的任何承诺。在你想转身离开的时候,便让你离开。

   平安夜。12点可以许愿的吧。这是飒和安阳说过的。

   飒,我的愿望便是,你喜欢的人,能真正的喜欢你。会来找你。

   透着寂落的天空,即便是黑色也不能把其掩去。希望这个冬天不冷,这样的话,飒的冻疮不再会那么严重。

 

《五》

      “元旦了。算是新年了吧。传统的意识上,农历的正月初一,才是新年的吧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我依然还是老样子吧。这的冬天不见得比家乡的寒冷多少,亦是相似的。不同的是,我一个人在他乡,陌生的小城。身边有同学。没有曾经一起哭笑玩闹的朋友。所以,我很是想念你们。”飒给朋友写信。

   三天的假期。这是读大学的好处。午后没了课,假期算开始。校园被冬日淡薄的阳光笼罩着。漫透着慵懒。让人昏昏欲睡。这个季节,记忆也是会沉淀的。所以,不想提起什么。飒想。冬天最寒冷的时候,是不是可以连记忆都可以冻结。这样,不会记得在平安夜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在卫生间里抱着自己肩膀哭泣,让眼泪纵情的流。如此的难受,只是因为思念。于谁,却不重要。

   没有了记忆,便没有思念吧。如此,悲欢不会有太大的起伏。

   安阳要去一个小镇上小住三天,度过假期。不放心飒一个人留在学校,怕我乱跑去什么地方。所以他想带我一起去。飒推托了几次,便由他的意思,与他一起去。

   因为安阳的好,在飒看来是亏欠,可一开始的时候就欠上了。飒亦不知道其中是怎么的错误,才会使自己与安阳有着如此的关系。因为亏欠,所以得还,所以,飒试着去随安阳的意思。她不曾知道,如此,会欠下更多。

   坐车去小镇,飒吃过了晕车药,沉沉的睡着了。午后阳光安静的打在她脸上,她脸上沉静的表情,似乎不曾有过什么事让她觉得惊扰。所以她能安心的睡。安阳安静的笑笑,看着飒。飒,你也不过是个简单的女子。

      在小镇的三天,住在安阳的亲戚家。飒如孩子,听话,安分,按时吃饭,睡觉。白天亦是在房子里看一会电视,和小孩子玩,教他们功课,和他们折千纸鹤。不象在学校,不高兴的时候不吃饭,一个人跑去马路边不停的走,走很远很远的路。想着回家的路。然后会胃痛。才知道去吃饭。吃饭的时候暴饮暴食,笑着说柏拉图说过人最真实的感受是饥饿。这样子,让人觉得无奈亦心疼。平日里,做得最多的事,不过是看书,给朋友写信,想回家。或许,一开始,飒没有那场所谓的初恋的话,会更是安然而快乐。即便现在她是简单的,亦有着心结。安阳对她的期许,很是简单,只希望她能变得安分,健康。

 

   假期结束,回学校。飒不再乖巧。依然有的时候不去吃饭,躲着宿舍里吃泡面。安阳对她说,你就不能象那几天一样好好吃饭。飒笑,这不是你的地盘,我没必要听你的话。现在我喜欢怎样就怎样。

   安阳,即使你说过,不会勉强我什么,但是,你会因为关心,就必然会对我 有着要求。所以,我知道,你我现在这种平和的相处关系不会持续很久。你对我有着心意,我依然不会接受。或许,过不久,你我的相处会断裂。你便终是会受伤。而我却不会。因为我没对你投入超越朋友的感情。飒很是清楚,只是没把这些话和安阳说。她想,时间到了,也就了然了,安阳便会明白。

   飒想起安阳和他说过的名字解说。安阳说,其实可以从一个人的名字里看出一个人的性格,甚至可以推算出以后的人生。名字解说,古代就有的文化。与算命类似。那时,安阳把飒的名字拆开,是立和风两个字。安阳说,从这两个字的分拆和组合来看,飒应该有着坚强的性格,即使飒不是很坚强,那倔强也可算吧;亦如风,不安分,有的时候温和,有的时候却不羁。飒故作惊讶的说,挺准的啊。安阳便认真的说,那回去再找一下方面的书,看看其他方面还准不准。飒开始嗤笑,别给我装了,和我一起混了一个月,即使书上没这说法,你也可以用你自己的话全说准了。

   背风而立。便是飒字。飒想。那般,自己真的如风?

     “没人知道,风是否受过伤,风会不会在改变着外物的同时,将自己弄得伤痕累累。即使有过伤口——那一定很多,风是个太过放浪任性的游子,四处奔走的生命总是比安稳自闭的生命容易受伤,充满激情的生命总比失血的生命容易刺痛——即使有过伤口,也会被另一整风迅速地覆盖吧。看起来,风始终是那么精力充沛,吹荡着辽阔的空间,也吹彻无垠的时间。”

   关于风的描写,这段话让飒印象深刻。呵,安阳,你亦太过于抬举我,我虽任性,倔强,可我并不剧烈。我只想安静。安静去等待。

 

   飒,还是和安阳走得很近。开始听安阳的话,陪他去看电影。亦带安阳去咖啡厅,给安阳点纯咖啡。给安阳织围巾,因为安阳的家乡寒冷。偶尔和安阳去吃饭。在旁人看来,如同情侣一般,和谐自然。

   只有飒知道,自己如此做,只是想安阳能过一段快乐的时间,这样,亦是对安阳的一种偿还。

   安阳,对不起,我不知道如何还给你对我的好。我只能是如此。

 

《六》

      假期临近。一个学期就快结束了吧。

   晚上飒在教室看书。时间差不多,安阳会去找他,和她一起出去吃汤圆。走在路上,安阳会说飒穿的衣服太少,老是如此。飒会说,我就喜欢这样,你别以为你是我什么人,你管不着。

   在吃汤圆的时候,两个人闲聊。说起飒喜欢的那个男子。安阳总是想多知道些关于平的事情。飒却不怎么说。安阳说,你没想过,有可能他最你只是种欺骗。飒便生气,把刚要吃的汤圆,悬了一下,连着勺子一同摔进了碗里。看着安阳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 安阳知道飒真的生气了。忙道歉,说只是说说,你别往心里去。边说边放下手中的勺子,不敢抬头看飒。

    飒直直的看着安阳。半晌。安阳抬头,还是说,飒,对不起。

    没事,你没错。

    飒。你别生气。

    没生气,吃汤圆。你也快吃。吃完了我们回去。

    飒。

    你不吃,我吃。

    飒一口一口咬着汤圆。慢条斯理。把碗里的汤圆吃完。

     你真的不吃?

    我吃完了,你不吃的话。那就走吧。

    一路上安阳象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不时说对不起。飒只是沉默,不说话。路灯寂然渺散光,有点泛黄。路面有些模糊。就象不愿回想的记忆。即便极力去掩埋,让它遥远,模糊,可是它还是在那里。你终还是要路过。来路与去路。

    安阳,你没错。但是,即便是欺骗,我还是要坚持。他对我不曾有过欺骗。只是我终亏欠了他一些东西。我不知道怎么还。我只能等。让时间告诉我,我该怎么去还。

    飒,你这样平静,不闹,亦不哭,我便知道你是真的生气。且难过。

    安阳,我没事。我只是不知道我该怎么去做。去偿还我对他的亏欠。去释自己一直以来的耿耿于怀。我知道一直是我不好。他说,和我认识是一种缘分。阿桑的歌词有一句我很喜欢,缘分原来是用来证明,你已经不爱我这件事情。这句话,绝望而美好。

   安阳听着飒平和缓缓的话语,觉得有些寒冷。

 

    放假了,可以回家了。回家一直是飒的期盼。飒小时候,遇到什么不快的事,总是跑回家去。即使回家也从不对父母倾诉自己的不快。

     连夜的车。安阳送飒上车。隔着车窗,看到安阳的笑容,安阳挥着手和飒说再见。飒亦笑,笑容张扬清澈。似乎自己很快乐的样子。

   车开动了。飒知道安阳不会看到自己了。有种说不清的难过。即便对这座小城有着失望,即便在小城没能盼来自己所希望的冬天,有着凛冽的寒风,可以吹去所有记忆,可以让自己寒彻清醒知道去路的寒冷冬天。寒动不来,而我得回程。所以,记忆还在。

   冷雨下了一夜。好在飒已离开,安阳想。天气又开始冷了,而且较之前几次的冷空气入侵,还要寒冷。飒要是还留这里,一定还是穿两件单薄的衣服。如此,她是受不了这般的冷的。

   飒离开的第二天,小城气温骤然下降。寒冷,透彻着小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